歡迎訪問湖北誠業律師事務所官方網站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方式  
     
法律咨詢服務熱線:0717-6760619
1
17
15
8
5
109
10
110
閱覽詳情 當前位置:首頁 > 專業探討 > 律師說法  
律師與法官交往的那些事兒
發布日期:2014-11-22         瀏覽次數:
 
光陰易逝,研習法律二十余載,出入數大法學院、三級法院,身邊同學校友、同事、朋友們多在公檢法和律師圈里工作,或身跨兩界,討法律這碗飯吃,故免不了時常探討和聽聞法律職業圈內交往之故事。這個愛恨交織的話題,除值用心品味外,亦有其警世意義。 法官與律師,是法律職業共同體分野中天然不可或缺的伙伴們,彼此缺一不可。如沒有法官,也就沒有律師可言;如沒有律師出場,法官在法庭上注定是落寂無彩的,其裁判也難令人信服。但如法官與律師,過度親密無間,甚至行利益勾兌之事,則不但司法獨立和公正性危殆矣,而法官、律師也必可能因之而身敗名裂!遠者如寫下《論司法》名篇的英國名臣培根,近者如高談司法獨立與法官精英化的中國最高人民法院原副院長黃松有,都在社會交往上覆其轍。故律師與法官之間交往界限、規則,不可不慎,自應當明辨。 從法律職業考量,律師與法官交往,大體可分為三個層次:一是圍繞案件審理在訴訟程序的交往,其集中為法庭上辯論博弈,此可謂“庭交”、“口舌之交”;二是法庭外的交往,包括正常社會日常交往,可謂“社交”,以及特殊的利益勾兌關系,可謂“利交”;三是法律職業人精神上的交流,此可謂“神交”; 上述三種交往類型層次中,前者乃為正常法律職業分工協助關系與行為,需要保持各自角色身份而又相互尊重;中者為法庭外的交往,需要視情況區別而定,需要規范,避害趨善;后者乃為最高層次的交往,有利于培育形成法律職業共同體,值得倡揚。 通常案件越多,律師與法官的交往越多越頻繁密切,但從現實和官方規范要求而言,眾多律師與法官等法律職業人,終其一生都多停留在“法庭上的口舌之交”階段,或行“利交”之事,無正常社交,更無神交,甚至彼此充滿不解,避之如見蛇蝎,誠良可悲也!本文分而述之: 一、“庭交”:是指案件訴訟程序的交往 1. 法庭上攻防博弈,是律師與法官交往主要方式 對于律師而言,最難處理的是律師和法官之間的博弈。這種博弈是地位不對等的,也是信息不對稱的,合作性與對抗性并存的。天元律師事務所陳卓律師深得其三味,認為律師與法官進行博弈,應根據法官的庭審風格進行應對。其引用爪哇王朝太祖武皇帝罕必阇耶《致蒙古侵略者的一封公開信》之言: 你有拐子馬,我有麻札刀。 你有狼牙棒,我有天靈蓋。 你有西瓜炮,我有太平洋。 上述引言有許多暇想,甚有意思! 法官是法庭的主導者,法官、律師、公訴人應相互獨立、相互尊重。對于法官而言,最難是克制其職權的天然沖動性,中立而有耐性地聽完訴辯雙方之訴辯陳說。因為,基層法院、中級法院的法官工作量相當大,日程上常排滿了庭審,有時候一個上、下午排有四五個庭,在時間上需要精確到三十分鐘,甚至十分鐘之內。故他們多容不得律師、當事人多說、不著邊際的陳述,往往會直奔主題,調查問明其他想要知道事實,甚至會粗暴地打斷制止律師發言。故法庭博弈須有度,律師要審時度勢,否則會引起不必要的緊張對抗關系,招致不好的結果。 律師在開庭之前要認真進行訴訟準備工作,否則遇到強勢的法官,往往會被很被動,甚至會受鄙視、受羞辱!事實上,如果律師連訴訟準備工作都沒有做充分,那么連與法官進行博弈的資格都沒有。 當然在高級法院、最高法院開庭,庭審一般都會有相當的克制,大家盡可從容。但也不全然,據聞臺灣地區“最高法院”孫森焱大法官,當審判長的時候非常兇,會當庭問:“xx大律師,請求權基礎是第幾條?”并會同時把六法全書遞過去,要律師當場翻。所以孫森焱審案時,律師要很用功,否則他問問題,你回答不出,客戶又坐在旁聽席看著,那是很難看、丟臉的事。 當然法官也應禮待律師,留有余地。你給律師臉色、難堪,說不定那天律師也會給你難堪了。在某省,有一未經證實的故事,說某院校女教授、兼職律師到一中級法院開庭,不知為何觸怒法官,被一副庭長(審判長)當庭逐出法庭。不到一個月時間,該女律師被公示任命為該省高級法院副院長,后來還帶隊到曾被逐出法庭的中院調研。逐人者的法官,想必有過惶恐不安的日子。 近年來,最高人民法院納賢似渴,招用數名資深律師作為高級法官,甚至庭室領導。以后將有更多的律師搖身一變成為法官。當然,法官下海成為律師的更多,說不定那天彼此在法庭上又相逢了!法律業界,流行一說法:即使不能結緣,但也萬不能結怨。 2.法庭上的死磕派律師 在法庭,法官是主宰者,律師甚少敢挑戰法官的,但是也有例外,有律師死磕到底的。當前已經出現一批死磕派律師、激進派律師活躍于刑事訴訟和行政訴訟領域,有誓不到目的不罷休之拼斗勇氣,發出言辭激烈的聲音,已經撕裂了律師與法官、檢察官之間的法庭和諧關系。 死磕派律師,以全國人大代表遲夙生律師為代表。在貴陽“黎慶洪案”,律師與法官、檢察官針鋒相對地交鋒,庭審中一些律師紛紛站起來抗議,彼起此伏,審判長怒吼命令法警將數名律師驅逐出法庭,并訓誡了多名律師。庭審第五天,遲夙生律師再次激烈抗議審理程序,被下令驅逐出法庭,在拉扯之中,因她情緒激動暈栽倒在地,被送往醫院急救。這一幕成為“死磕”派最形象的展示,傳動江湖! 從李莊案一直到黎慶洪案,在律師與法官、公訴人對抗中,吸引眼球的元素不斷推出,但隨著死磕迅速走向極端化,甚至動用“非!笔址,如“絕食抗議”和“送紅薯”等諸如此類,也使法官壓力山大,有時不得不收回一些不甚恰當的成命。 死磕派律師的涌現,在法律江湖中掀起了不小波瀾,也產生了死磕派律師“到底是磕出法治中國,還是磕壞中國法治”的爭論。吾深贊友人吳慶寶之觀點,死磕派律師要想成為公平正義的追求者,首先必須是法治社會的堅定維護者。律師可以依法抗爭法庭之不公,但死磕派過激做法并不值得稱道,也絕非理想的法庭交往類型。 3.律師在法庭外可否發聲造勢? (1)有些律師、當事人為達其目的,時常在法庭之外搞些黑材料投訴法官,迫人就范。此是陰損招法,害人而不利己,自當檢討。當然,現實中確實存在著種種問題,律師完全可循正當途徑反映。不得已時,依法向上級主管機關部門揭露,如實反映司法不法行為者,則不在此限。此也是律師對抗法官或對方當事人濫用司法權的救濟方法之一。 (2)隨著互聯網和微信等現代資訊多媒體的廣泛應用,有些律師在法庭外頻頻發聲做秀造勢,挾籍此法與法官、法院、公訴方等官方過招,以圖影響審判。在有名的“北京李某某強奸案”,被告人李家等的代理律師、法律顧問在網絡上輪番吵作,甚是熱鬧,吸引了數億民眾眼球。律師將該案的具體細節拿出來炒作,提高了其知名度,曾一度綁架了網絡輿論。對此,審理法官、法院不得不忙于應對,在宣傳戰中不敢落后半分!但是,律師的精力顯然用錯了地方,適得其反,李某某因拒不認悔罪,受到重判,代理律師因其行為違法違規,身受懲誡。 李案塵埃落定,實多可值檢視之處,律師自當在法庭中辯伐、建功立業,在法庭外做秀造勢者當不可取。當然,此舉或與李家的做派有關。李家唱慣紅歌,喜聲色奪人,卻不知名父多敗子,驕縱如此,識者知其不祥:“天一”者是北宋亡國皇帝宋徽宗之筆號,其意是“天下一人”、“天家第一”,豈能濫用于小家兒?! 4.法官與律師在法庭上另類交往一:律師為被告法官作辯護! 當今中國社會異常復雜,法官的地位角色也不是一成不變的,他也有可能成為被告受審。此時,法官成為弱勢被告,要由律師為他辯護,共同對抗公訴人。例如,在著名的廣東省四會法院法官莫兆軍被訴玩忽職守罪案、河北省唐山市法院馬瑞芝法官濫用職權罪案,我們都看到律師與受審法官共同戰斗的身影,也有眾多律師予以聲援,最后法院認定無罪,幸得終還法官清白身! 據聞在南方一著名大城市,有某律師多年來一直為數級法院出事的法官作辯護,而通常只收取少量費用,相當于援助性質,在當地法律圈里積累了相當不錯的口碑。至以一些法官預感出事時往往交待家人,或者出事后捎話出來,要找該律師作辯護人。故做律師,也有作“及時雨”的。當然那些作惡多端的法官,哪個律師也幫不了他,咎由自取也。 5.法官與律師在法庭上另類交往二:律師為法官撰寫裁判書! 律師幫法官撰寫裁判書,自吾入讀法學院即聽說有其事。從業二十年,也隱約聽到若干傳聞,但始終未見證實。有律師告訴南方周末記者,在一起國內知名的證券訴訟中,判決都是法官讓律師寫好后拿來校對的,該案的幾百份判決書都如此操作(《是小說太夸張,還是現實很荒誕——一本小說引發的司法腐敗熱議》,南方周末記者黃秀麗)。 據我國著名法理學家張文顯教授自述,其從1990年代初開始就已是一名兼職律師,但一樁官司的經歷讓他漸漸退出律師舞臺。那場民事官司中,主審法官是他的學生,庭審之后,學生開玩笑說,“老師,您講得太有道理了,要不判決您來寫吧!”這話讓張文顯一驚。他坦言,那次官司之后,自己決定不再代理案子。這個司法玩笑開得不輕!若在一些地方,如真有如此的傳統,也要不得。 二、律師與法官在法庭外的交往 (一)正!吧缃弧保悍ㄍネ獾娜粘=煌 律師與法官都是社會中人,在社會日常生活中,自應當以普通社會人進行交往,甚至可以守望相助,當然違背職業道德操守的行為除外,要在情法之間獲得平衡。選擇法官職業,自應遠離滾滾紅塵,應是一群孤獨的法律精英,但是法官不是出家人、仙人,他仍得生活于世間,得正常與人交往。 山水有相逢,在日常生活中,律師不必面諛法官,而法官也不必要刻意回避律師。據聞在北方某城市,當地名校不多,許多法官與律師的孩子都會就讀于同一學校,接送小孩時,彼此時常見面。法院政治處口諭,法官與律師相遇見面時,不得打招呼談話。此禁令出,法官與律師相遇見面時,猶如路上的瞎子、聾子、牽線木偶人,法官對律師視而不見,呼而不聞,遂成為奇觀!這連小學生都理解不了,不知學法律的大人們是如何想的。 筆者論,如法官、法院裁判是公正無私的,若與彼此相識的律師相遇時,打過照面、招呼又何妨? 那些非要把法官搞得象仙人、怪物,與普通人陰陽相隔、人鬼殊途,矯枉過正矣! 法官與律師和其他社會人,都不可避免地發生這樣或那樣的日常交往關系,此無損司法公正與私德。記得十余年前,筆者作為法院一窮法官,妻子懷胎十月,凌晨突然見紅,要緊急送醫院待產。當時的法官同事都買不起車,而緊急時找領導、望組織相助是絕不靠譜的事,時又沒出租車應召,不得已撥叫一住在附近而平時并無交往的律師電話,請他幫忙送人。該律師接電話后,二話不說即時趕過來送人。第二天我孩子順利出生。事后,該律師從沒向我提出任何非分之請求,而我未幫過他什么忙,只是自始至今對他心存感激之情!而且,我還告訴孩子,律師中大有好人,也是可愛可親之人。 事實上,應該說多數律師,在情感上要比法官熱情可親,法官要時常抑制著情緒,久而久之,情感也就冷漠了,職業使然,怪不得他們。筆者當年,遇人也是如此,生怕遇人會關說案子上的事。 當然如律師或律師所對法官有目的的交往,顯然這是要規制的。筆者曾到過北京和廣州南北若干大型律師所觀摩,有主事者介紹所機構時說其設立有“公關部”,負責司法訴訟公關溝通云云,多少使人覺得有些變味的感覺。 另外,法官結好律師也是有的。十多年前聽在某地中級法院任職的同學說,該院有一次搞慰問老干部座談會,會后請老干部用晚餐。有人問怎么未見院長出席,旁有人小聲說領導赴宴給某位律師慶生去了。問者一時無語。該律師在當地做得不錯,貴為律協會長,廣邀社會名流舉辦38歲生日宴,一些公檢法領導當屬座上賓,暢飲高歌不已。只是老干部們該晚用餐,甚不是滋味,故也就有了此江湖傳說。這種交往,雖沒有利益輸送關系,但多了會影響人們對司法信心,自應避免的。 (二)“利交”:利益勾兌關系 1.律師與法官利益勾兌由來已久 關于利益勾兌,屬非正常社交,已經遠出一般社會人的人情世故范疇,不用多說,大家都很明白這是什么回事。勾兌不但是不道德、庸俗的,也是有法律風險的,故有風骨的法官、律師都不屑于為之。 但不容諱言,律師與法官利益勾兌由來已久,而且還會以更隱蔽的方式下去,此是利益使然,古今中外都沒有完全解決好此問題。有些人越墮落越快樂,過著糜爛的生活方式。以往有個別法官長年泡在歌廳、夜總會、桑拿澡館、麻將桌,燈紅酒綠、紙醉燈迷,一年花劃去律師、當事人幾十萬甚上百萬銀子的,有其人。有些律師,也就投其所好。 某些律師和法官的腐敗關系,非常微妙。有是長期盟友型,熟人好辦事,有錢大家分;有是長期豢養型,有是居間型,常常為雙方的腐敗“拉皮條”,F實中幾乎每個受訪人士,都可以舉出比小說所寫的司法腐敗更離奇的案例。(《是小說太夸張,還是現實很荒誕——一本小說引發的司法腐敗熱議》,南方周末記者黃秀麗)。 據半月談記者調查發現,近年來,多數違法減刑案件中都有律師身影,他們充當“掮客”,為罪犯和政法機關的公職人員牽線搭橋,甚至不惜炮制冤假錯案。如廣東韶關市中院的判決書顯示,某律師為幫助健力寶集團原董事長張海立功減刑,找到時任佛山市看守所副所長羅建能,要羅建能為張海尋找檢舉立功線索材料。收到好處費后,羅不遺余力大開后門,向張海等人傳授在押人員完成立功的整個程序,隨后又將一條搶劫案的線索告知,由張海檢舉該案的犯罪嫌疑人。其后,佛山市看守所出具立功減刑書面材料,廣東省高院據此將張海的有期徒刑15年改判為10年。查處的法院腐敗窩案中,平均一個出事的受賄法官就會牽出5個以上的行賄律師。(《半月談》文章《打官司不如當“掮客”,辦案子不如跑關系》)。 現實司法腐敗中,有幾個影響惡劣的法官與律師利益勾兌案例:一是最高人民法院原副院長黃松友與法制盛邦所陳某律師之間利益勾兌關系;二是深圳中級法院原副院長與某女律師之間的權錢色交易,分贓千萬鋃鐺入獄。 2.律師與法官,究竟是誰腐蝕帶壞了誰? 是律師拉法官下水,還是法官逼律師行賄?湖南楊金柱律師曾在網上發公開信,要求知名法學家、吉林省高級法院院長張文顯就此議題與他公開辯論。想如果張文顯不回應,他將訴諸法院,告張文顯侵害中國全體律師的名譽權。 事情得說回2009年兩會時,吉林高院院長張文顯對最高法院加強司法廉潔的“五個嚴禁”解讀。提及“嚴禁法官和律師有不正當交往”,他說,確實有一些律師利用與法官的同學、朋友、熟人的關系,他們不是打官司而是拉關系,更有少數律師與法官交往心存不良,當事人通過律師向法官行賄。此番話被媒體以《代表:法官被拉下馬壞事者都是存心不良的律師》為題刊發報道,迅速引起法律界人士關注。此事亦觸動了湖南楊金柱律師,認為法官腐敗,律師頂多只起推波助瀾的作用,張的言論傷害了全體中國律師,向張發出公開信。 公開信有下內容:“律師手中沒有任何權力,怎么可以在法官腐敗中產生決定作用?您的觀點傷害了中國十四萬律師的感情……您應當公開向中國十四萬律師道歉!為了澄清我們之間的觀點誰是誰非,我公開邀請您和我進行一場公開辨論! 這位高院院長真的在網上回應了楊金柱。論戰沒有發生,但論題被他們深入了。他們以自身經歷來現身說法,述說他們改善法官與律師這個“法律職業共同體”的愿景。此事是當年法律界甚有意思的一事件,見諸趙蕾、肖成:《律師和法官:是誰腐蝕了誰高院院長回應律師論戰公開信》,載《南方周末》。 3.法律人為什么容易學壞? 中國政法大學方流芳教授為此著文,列舉了眾多法律人走了麥城,引人深思!方教授分析其原因,一是角色沖淡對錯,“關系”變亂角色;二是深諳法律弊端,法律人易生輕侮法律之心;三是與中國制度混亂和法學教育功利性分不開。 方師之言,當然分析到位,但前提“法律人易學壞”命題值商榷。應當說法律人群體本質并不敗壞,比起“無商不奸”之商人,法律人群體品質要好得多,但是社會對法律人寄以無比崇高的期待,容不得他們出錯使壞,或者將他們腐敗放大了,以至人們認為法律人都易學壞。這更需要人們思考體制制度的建設問題。 由于目前社會復雜、體制不完善,有些本性善良、業務精通且毫無貪婪之心的法官,因身在江湖身不由已,如被洪流挾裹的良玉,不慎為人情世故所誤傷,落得人生蹉跎者也為數不少,誠可嘆息。 律師與法官的交往事,分三個層次:一是法庭訴訟程序的辯論博弈,此謂“庭交”、 “口舌之交”;二是法庭外社會日常交往,此謂“社交”,以及利益勾兌的“利交”;三是法律職業人精神上的交流,此謂“神交”。本文繼續上文談此話題。 三、“神交”:法律職業人精神層次上的交流 就法律職業人共同體而言,無論是律師、法官、檢察官、警官或者其他公務人員,其法律地位,都是生而平等的,在精神上層面的交流,無任何身份、地位、年齡、職業之限制,惟以氣質精神為依據,此乃為最高層次的交往。 法律職業人自應有共同信仰,精神上的交流,既不應也無法隔斷,如無精神上的交流,則法律職業共同體亦即不復存在矣。事實上,不惟法律人需要精神層次的交往,凡知識分子和社會中人,對相互敬重、慕仰的人,甚至對古人前賢,也會自然心生交往,心神相通、共鳴! 1.法律人如何能產生精神層面的交往? 精神交往的場合、方式方法不一而足?偠灾,最主要的是彼此都要有共同法律信仰和追求,具有獨立的人格,具有自由的意志精神,具有良好的氣質風度,具有淵博知識或良好技能,此為根本前提,否則神交無從談起。 如法官喪失了獨立人格、自由意志,籍職位之便而徇私枉法裁判者,只能引來咒罵;如律師雖腰纏萬貫,則一味偷奸訛詐,向法官低三下四媚俗了事者,亦會被人鄙視,看不起! 法院內的法官,對那些到來開庭的優秀律師,只能點頭是交,難得多言一句,但彼此敬重,更多是的精神層面的交往。平時所裁判之案,所撰之文書,或者所刊發之論文、案例分析,也本著法治精神,用心為之,故也就不至于為人所鄙視。未曾謀面的法官、律師,偶相遇談論法律見解,道起姓名,彼此互道慕仰,此也不盡是虛情假意。待法官離開體制,成為自由人,彼此同道中人,不但可千里神交,更如促膝談心、品茗論道,其情自在多矣。對此,筆者深有體會。 目前中國法律職業共同體精神交往處于停滯不前,偶公檢法律師召集一起開個會,說都是官樣文章,離真正交往尚遠。各地律協,也時常會請法官給律師講述法律問題,反過來,法院也應請優秀律師給法官講授不同的辦案體會技能,可或有雙向共鳴交流。 在南國城市廣東佛山,佛山中級人民法院牽頭舉辦社會法律熱點問題辯論賽,由法官協會、檢察官協會和律師協會組織法官、檢察官和律師同場辯論,這對當地法律職業共同體精神交流,反響不錯,不失為一好交流方式。 2.法官與律師,誰更令人在精神層面景仰? 許多優秀法官、大法官,崇尚憲法與法律至上,追求公正與效率,執法如山,視為社會正義的化身,自然為眾多律師、法律同道以及社會人所敬仰,心生神往、景仰!如前香港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李國能先生。 但是,就中國大陸社會而言,隨著法官職位之升遷變化,其常從法律人變為世俗政治中人,漸遠離了法庭裁判,其法律精神及技能均有退無進,故對大法官、高級法官在精神層面的景仰,反而似有反向下降之不利趨勢。中國法官,只要過四十歲或四十五歲,他們基本不再關注研究法律問題,精力他移。高級法官、首席法官們,要么忙于官場開會應酬,要么搞書法、作畫、玩奇石、古董、寫詩弄文、打太極等,一應俱有,惟獨少堅持上法庭審案和精研法律的。作為大法官、高級法官,有公帑飽養,卻不審或很少審案子了,人們質疑還能稱之為法官嗎?或可稱政客矣。如此,又豈能為全體法律人共同景仰、神交!其理至明。 至于小律師者,因忙于生計,難以有心力兼濟天下事,自然無法為人們所景仰;那些經過大浪淘沙,成就了一番事業的大律師,或者始終不渝堅持法治精神奮斗者,則容易為法官和律師們所共同景仰,如張思之老先生等。這也不純以地位、成敗論。 其他如王俊峰律師、李貴方律師等,他們作為法律人還是很敬業的,一直堅持在接案做案子,成就自當不凡。 3.如何營造法律職業人的精神家園? 最有條件成為法律殿堂的,應是最高人民法院,此外也不排除在一些著名律師事務所為中心建立法律人的精神家園,如金杜律師所在非訴領域所取得領袖地位,如天同律師所在訴訟領域的精耕細作。 今天是微信時代,中國已有六億多的微信用戶,天同律師所微信公眾號“天同訴訟圈”具相當重要的啟示,其整理刊發有訴訟裁判規則方面的文章,已經不局限于律師圈內的傳播,許多法官亦予以關注和重視,予以參考引用。 在一個地區,某家法院或律師所,要想有所作為,應當有志于營造作為該區域最好的法律殿堂,提升社會影響力,成為當地法官、律師和社會共同向往的精神家園。 年輕人不能總是繁忙,或者很迷茫,須得有些精神上的追求! 作為普通律師、青年律師,不能只是埋頭辦案,或無所事事。無論你多忙,都需要時常停下來,昂望星空,思考下人生前路;需要時常讀書養氣,與其他法律人進行精神層面的交往,朝遠大理想邁進,否則人生只會黯然無光!為法官者,也一樣,除了著意經營仕途者外,也應如此。
上一篇:這也是一種放松
下一篇:取得二級建造師執業資格的點滴體會
0



 


Copyright © 2017 http://www.355650.buzz/ All Rights Reserved. 湖北誠業律師事務所 版權所有 鄂ICP備13011265號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發展大道16號金德瑞國際酒店18樓 電話:0717-6760619/6760492 傳真:0717-6760619
本所監督電話:0717-6760492 宜昌市律協監督電話:0717-6749733 技術支持:藍光網絡*三峽熱線
腾讯手机网游哪个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