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湖北誠業律師事務所官方網站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方式  
     
法律咨詢服務熱線:0717-6760619
1
17
15
8
5
109
10
110
閱覽詳情 當前位置:首頁 > 法規速遞  
最高法企業間借貸裁判規則16條
發布日期:2014-11-22         瀏覽次數:
 
案情簡介:2004年,商行、農行在明知實業公司為償還所欠商行舊債,并無真實交易的情況下,以先貼現后開票的方式為實業公司辦理了貼現業務。農行貼現后,因商行拒絕對事先開出的銀行承兌匯票樣票進行承兌致訴。 法院認為:中國人民銀行《支付結算辦法》第93條規定:“符合條件的商業匯票的持票人可持未到期的商業匯票連同貼現憑證向銀行申請貼現。貼現銀行可持未到期的商業匯票向其他銀行轉貼現,也可向中國人民銀行申請再貼現。貼現、轉貼現、再貼現時,應作成轉讓背書,并提供貼現申請人與其直接前手之間的增值稅發票和商品發運單據復印件!背制比松暾堛y行貼現,應持未到期的商業匯票,且持票人應向貼現銀行證明其與出票人、前手之間具有基礎關系,即真實的交易關系和債權債務關系。農行在實業公司無基礎交易背景的情況下對該公司尚未持有的銀行承兌匯票進行貼現不符合規定,是嚴重違反商業銀行操作規范的違規行為,其與實業公司之間不構成《票據法》意義上的銀行承兌匯票貼現關系,應認定為事實上的無書面借款合同的借貸關系。農行存在主要過錯,應自行承擔60%的民事責任。 實務要點:銀行在申請貼現人無基礎交易背景的情況下,對其尚未持有的銀行承兌匯票進行貼現,系違規操作。銀行與貼現人之間不構成《票據法》意義上的銀行承兌匯票貼現關系,雙方之間的法律關系是事實上的無書面借款合同的借貸關系。 案例索引:最高人民法院(2008)民二終字第3號“某銀行與某實業公司侵權糾紛案”,見《廣州市商業銀行越秀支行與中國農業銀行岳陽市云溪支行、廣州名鑫實業發展有限公司、珠海協利租賃有限公司侵權糾紛上訴案》(審判長張樹明,代理審判員王華菊、沙玲),載《民商事審判指導•民商裁判文書選登》(200902/18:259);另載《最高人民法院商事審判裁判規范與案例指導•裁判文書》(2010:755);另見《銀行承兌匯票的貼現》,載《最高人民法院商事審判指導案例•公司卷》(2011:393)。 3.以轉讓股權解決資金困難并設定擔保不等同于借貸 ——一方通過轉讓股權籌資,同時約定以銀行貸款先行收回部分投資的,不能據此定性為名為股權轉讓實為借款合同。 標簽:借款合同⊙合同性質⊙股權轉讓⊙籌資方式⊙保底條款⊙債務擔保 案情簡介:2007年,投資公司競拍取得實業公司股權,隨后與開發公司簽訂《股權轉讓及項目合作合同》,約定將其中28.5%股權轉讓給開發公司。嗣后,投資公司稱:從合同訂立背景和目的看,該合同實質上是其在資金困難情況下與開發公司所簽借款合同;雙方約定投資公司和開發公司在實業公司獲得的銀行貸款中提取一部分先行收回投資是保底條款;他人為該合同履行提供了擔保。據此,投資公司主張該合同是企業間借貸性質,應認定無效。 法院認為:案涉合同名稱為《股權轉讓和項目合作合同》,其內容亦系開發公司受讓投資公司所持28.5%股權,股權需變更至開發公司名下,并約定了未按期完成股權變更的違約責任,故該合同是典型的股權(權益)變更合同。該合同簽訂背景是投資公司在競拍實業公司權益時出現資金缺口,這是事實。但在現實經濟生活中,通過借款解決資金困難非惟一方式,當事人還可通過轉讓股權(權益)等方式籌資。本案當事人選擇了轉讓股權(權益)這種方式籌資,并無借款意思表示。案涉合同約定投資公司和開發公司在實業公司所獲貸款中提取一部分先行收回投資,該條款系提前收回出資條款,而非保底條款,更不能據此認定整個合同是借款合同!稉7ā返2條第1款規定:“在借貸、買賣、貨物運輸、加工承攬等經濟活動中,債權人需要以擔保方式保障其債權實現的,可以依照本法規定設定擔保!痹摋l僅列舉了適用擔保的部分情形,不能依該款規定得出只能為借貸、買賣、貨物運輸、加工承攬提供擔保的結論。根據《民法通則》第89條規定,當事人可為各類債務履行設定擔保。股權(權益)轉讓合同屬民法上的債,為其履行設定擔保符合法律規定。故不能根據肖某等人為《股權轉讓及項目合作合同》的履行提供擔保即認定該合同只能是借款合同。 實務要點:在資金困難情況下,一方通過轉讓股權(權益)籌資,并為股權轉讓合同履行提供擔保,同時約定以銀行貸款先行收回部分投資的,不能據此定性為名為股權轉讓實為借款合同。 案例索引:最高人民法院(2009)民申字第1068號“某開發公司與某投資公司等股權轉讓糾紛案”,見《廣州市仙源房地產股份有限公司與廣東中大鑫投資策劃有限公司、廣州遠興房產有限公司、中國投資集團國際理財有限公司股權轉讓糾紛案》(審判長陳紀忠,審判員奚向陽,代理審判員高曉力),載《最高人民法院公報•裁判文書選登》(2010:394)。 4.借貸雙方同時又是合作雙方不能單純主張借貸關系 ——借貸雙方同時又是合作雙方,一方將借款合同與合作合同割裂開來,獨立請求另一方承擔貸款本息的,不予支持。 標簽:借款合同⊙合同性質⊙不良資產⊙法律關系⊙合作關系 案情簡介:1992年5月至1993年11月,開發公司與銀行簽訂總額為4400萬元的借款或轉貸合同。1992年11月,開發公司與銀行簽訂《經濟合作合同書》,約定共同尋找、合作項目,銀行以貸款形式進行融資。1993年1月,雙方簽訂《合作興建度假村合同書》等合同,約定銀行負責房地產開發所需的資金籌措工作。隨后,開發公司、銀行等籌建項目公司,銀行以合作項目中的部分權益作為對價認購項目公司股份1100萬股。1999年,銀行將借款本息共計5700萬余元轉讓給資產公司。后資產公司訴請開發公司歸還貸款本息。法院將銀行追加為第三人。 法院認為:開發公司與銀行在原《經濟合作合同書》基礎上,又簽《合作興建度假村合同書》等合同,表明雙方在度假村等房地產開發項目上存在分工明確的合作關系,體現了收益共享、風險共擔的合作原則。資產公司主張本案借款合同與合作合同之間無關聯性,系兩個獨立的法律關系,但其起訴要求開發公司返還借款的重要證據是開發公司與銀行所簽借款合同,本案貸款亦確用于合作項目。當事人簽訂民事合同具有復雜動機、目的和作用,該合同可具有規范和指引作用,即當事人通過要約承諾方式規范和指引以后發生的權利義務關系;合同亦可具有確認和評價作用,即雙方通過合同方式對雙方既往發生的民事法律行為性質、目的和作用作出評價,進行確認、補充和完善。本案當事人正是通過簽訂合作合同和轉貸合同等民事法律行為,對先前發生的借款合同性質、內容和作用進行了確認。資產公司以借款合同發生在前、合作合同簽訂在后為由,否認兩者之間的關聯性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同時資產公司未能提供證據證明本案借款合同項下借款是獨立于合作合同之外的其他借款,其關于開發公司應按借款合同約定償還借款而不受合作合同影響的訴訟主張不能成立。此種情況下,無論銀行所認購的項目公司股份的出資來源問題查明與否,均不影響本案最終處理結果,但上述事實認定可能影響當事人其他民事法律關系的認定。資產公司系債權受讓人,非合作合同當事人,其在本案訴訟中僅主張借款合同法律關系,未提出有關合作合同的訴訟請求。銀行與開發公司系合作合同當事人,雙方在本案借款糾紛訴訟中未提有關合作合同的訴訟請求,法院不能超出當事人的訴訟請求范圍進行判決,有關當事人因簽訂和履行債權轉讓合同、合作合同而引起的民事責任問題可另案解決。本案中借款合同簽訂和履行是合作合同履行內容一部分。依合作合同約定內容,合作雙方對合作項目應共擔風險、共享利潤,且雙方在合作合同中對資金分配順序做了明確規定,F資產公司將借款合同與合作合同割裂開來,獨立請求開發公司承擔貸款本息無事實依據,故應駁回其訴請。 實務要點:借款合同的借貸雙方同時又是合作開發合同的合作雙方,借款合同的簽訂和履行是合作合同履行內容的一部分,一方將借款合同與合作合同割裂開來,獨立請求另一方承擔貸款本息的,不予支持。 案例索引:最高人民法院(2008)民二終字第118號“某資產公司與某開發公司借款糾紛案”,見《中國信達資產管理公司西安辦事處與海南華山房地產開發總公司、中國建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西安曲江支行借款合同糾紛案》(審判長錢曉晨,代理審判員劉敏、楊征宇),載《最高人民法院公報•裁判文書選登》(2009:419)。 5.以委托購買國債之名行非法借貸之實的合同應無效 ——當事人以委托購買國債為名行非法借貸之實,合同依法應為無效。委托人因此獲得的固定收益,應依法沖抵本金。 標簽:借款合同⊙合同性質⊙證券⊙信托⊙保證⊙合同效力⊙委托購買國債 案情簡介:2002年,汽車公司與信托公司簽訂《委托購買國債合同》,前者依此將7000萬元交給后者“用于購買記賬式國債”。合同簽訂后,汽車公司依合同附件約定,在7日內收取了信托公司支付的固定“國債收益”840萬元。證券公司為此提供連帶責任保證。到期后,因信托公司尚欠本金2300萬元致訴。 法院認為:案涉《委托購買國債合同》附件中明確約定,信托公司應于簽約后7日內將固定國債收益支付給委托人,且已實際履行。同時案涉委托款項亦未用于購買國債。故雙方當事人系以委托購買國債為名,行非法借貸之實,依《合同法》規定,應為無效。汽車公司因信托公司履行上述無效合同獲得的840萬元收益,應依法沖抵信托公司尚欠債務本金,故判決信托公司返還汽車公司1460萬元及相應利息。主合同無效,擔保合同亦應無效,證券公司應按其過錯承擔相應責任。 實務要點:當事人以委托購買國債為名行非法借貸之實,依《合同法》規定,委托合同應無效,委托人因履行上述無效合同所獲固定收益,應依法沖抵受托人尚欠債務本金。 案例索引:最高人民法院(2012)民二終字第254-1號“某信托公司與某汽車公司等委托合同糾紛案”,見《以委托購買國債為名行非法借貸之實,合同應為無效——金新信托投資股份有限公司與江蘇亞星汽車集團有限公司委托合同糾紛案》(審判長劉敏,代理審判員趙柯、杜軍),載《最高人民法院商事審判指導案例(2012)•合同與借貸擔!罚2013:56)。 6.企業間借貸演變為還款協議視為形成新的債權債務 ——當事人之間簽訂還款協議取代之前的借款合同,形成各方之間新的債權債務關系,是各方真實意思表示,應有效。 標簽:借款合同⊙合同性質⊙還款協議⊙清結債務⊙新的債權債務 案情簡介:2008年,貿易公司與實業公司簽訂借款合同,約定了仲裁條款。因逾期未還,雙方又簽訂還款協議,約定貿易公司應償還實業公司欠款、賠償金及按日2‰計算的違約金。嗣后,實業公司依還款協議起訴,貿易公司以企業間借貸為由,主張合同無效,其只應償還本金。 法院認為:還款協議系各方真實意思表示,系對各方尚未結清債務的確認。還款協議的簽訂取代了之前的借款關系,形成了新的債權債務關系。即使企業間借貸合同無效,法律亦僅不保護高息部分,對于因借貸產生的債務仍需清償,F貿易公司提出的還款協議中違約金過高部分已由法院做了適當調整,將約定的日2‰違約金下調為銀行同期貸款利率的4倍,故依《合同法》第52條規定,還款協議并不存在無效事由。況且,借款合同約定了仲裁條款,不屬法院管轄,法院審理范圍只限還款協議,故對還款協議前的借款合同是否存在高息問題不屬法院審理范圍。判決貿易公司按還款協議償還欠款,并按銀行同期貸款利率的4倍支付逾期利息。 實務要點:當事人之間通過簽訂還款協議取代之前的借款合同,形成新的債權債務關系,是各方真實意思表示,亦系對各方尚未清結債務的確認,應合法有效。即使企業間借貸關系無效,法律亦僅不保護高息部分,對因借貸產生的債務仍需清償。 案例索引:最高人民法院(2011)民提字第351號“某銀行與某實業公司等借款擔保合同糾紛案”,見《企業間借貸演變為還款協議案件的處理——浙江經發實業集團有限公司與杭州弘悅實業有限公司借款糾紛案》(審判長付金聯,代理審判員李相波、梅芳),載《最高人民法院商事審判指導案例(2012)•合同與借貸擔!罚2013:603)。 7.認定名為合作開發實為房屋買賣或借款合同的條件 ——認定名為合作開發房地產,實為房屋買賣合同或借款合同的條件,均應當具備“不承擔經營風險”這一法律特征。 標簽:借款合同⊙合同性質⊙清理、補償協議⊙獨立性 案情簡介:2004年,村委會、鎮政府與開發公司簽訂《合作協議》,約定鎮政府提供村委會集體土地,開發公司提供資金并負責該地塊的一、二級合作開發,并約定開發公司在收回墊付款后,享有建成后各類物業建筑面積80%的固定比例分配權,同時約定“開發公司墊付的款項在利益分配時,由開發公司在村委會應得的可銷售的物業建筑面積中,或在村委會委托開發公司銷售的物業收益中予以扣回”。村委會據此認為該協議名為合作開發房地產,實為房屋買賣合同或是借款合同,應為無效。 法院認為: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涉及國有土地使用權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25條規定,合作開發房地產合同約定提供資金的當事人不承擔經營風險,只分配固定數量房屋的,應當認定為房屋買賣合同。第26條規定,合作開發房地產合同約定提供資金的當事人不承擔經營風險,只收取固定數額貨幣的,應當認定為借款合同。無論是認定為房屋買賣合同還是借款合同,均須具備“不承擔經營風險”這一法律特征。根據《合作協議》約定可知,實業公司從將來村委會可能分得的物業建筑面積或物業收益中扣回墊付款的前提是有利益可分配,如無利益可分配,則無法依約履行,這與“不承擔經營風險”這一法律特征并不相符。且依《合作協議》約定,該協議不僅約定了案涉地塊的一級開發合作事項,還包括了二級開發合作內容。實業公司預期的收益回報不僅指收回墊付款,還包括預期分得雙方建成后的各類物業建筑面積的80%,這與前述司法解釋規定的“只分配固定數量房屋”和“只收取固定數額貨幣”法律特征并不相符,故村委會關于《合作協議》應定性為房屋買賣合同或借款合同的理由不能成立。 實務要點: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涉及國有土地使用權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25條、第26條規定,認定名為合作開發房地產,實為“只分配固定數量房屋”或“只收取固定數額貨幣”的房屋買賣合同或借款合同,均須具備“不承擔經營風險”這一法律特征。 案例索引:最高人民法院(2011)民二終字第97號“某投資公司與某村委會等債權糾紛案”,見《在合同已經不能履行的情況下達成的清理、補償協議,具有獨立性,其性質與違約金不同——北京門頭溝區永定鎮馮村村民委員會與利嘉實業(福建)集團有限公司、北京昆侖琨投資有限公司、北京市門頭溝區永定鎮馮村經濟合作社債權糾紛案》(審判長宮邦友,代理審判員林海權、高燕竹),載《最高人民法院商事審判指導案例•合同與借貸擔保卷(6)》(2012:187)。 8.倒手買賣并收取固定利息應視為名為買賣實為借貸 ——一方出資購買和銷售貨物但不承擔轉售的交易風險,約定收回本金同時,獲得固定利息回報的,應系企業間借貸。 標簽:借款合同⊙合同性質⊙名為購銷實為借貸⊙以合法形式掩蓋非法目的 案情簡介:2008年,物流公司因購買商貿公司貨物而開具金額為2000萬元的支票,隨后因物流公司辦理掛失止付致訴。物流公司舉證證明雙方并無真實的購銷關系:雙方簽訂購買協議當天,物流公司又與實業公司簽訂銷售協議,約定物流公司收回貨款后,另收取貨款3%的固定利息回報。商貿公司法定代表人曹某,同時又是實業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控股股東。 法院認為:本案涉及三方交易主體及分別簽訂的購買和銷售協議,故對物流公司與商貿公司之間成立的法律關系性質的界定,應綜合三方當事人間所簽購銷合同目的及內容作出整體判定。從本案查明事實看,當事人簽訂合同的真實目的在于融資,當事人各方建立的法律關系實質是借款法律關系。實際操作時,采取了關聯企業對相關貨物進行回購的形式。曹某為商貿公司法定代表人,同時又是實業公司法定代表人和控股股東,依《公司法》相關規定,應認定商貿公司和實業公司為關聯公司。本案所涉購買協議和銷售協議同日簽訂,其內容相同或相互關聯,為不可分割的整體。依上述協議約定,作為買方,物流公司不承擔貨物驗收義務;作為轉售方,物流公司不承擔由于市場風險可能導致的差價虧損風險,而是從實業公司處收回購買商貿公司貨物的貨款并獲取固定的收益回報。出資購買和銷售貨物但不承擔轉售的交易風險,且在一定期限后收回本金并獲得固定的利息回報,符合借款合同特征。盡管商貿公司提交了其不斷供貨給物流公司的證據,用以證明本案存在貨物流轉,但其不能否定當事人之間以買賣為形式,實質進行融資的真實目的。因物流公司并無出借資金的法定資質,故與商貿公司、實業公司之間以簽訂買賣合同為名,進行企業間借貸,屬于《合同法》第52條第3項規定的“以合法形式掩蓋非法目的”情形,違反了有關金融法規規定,案涉購銷合同應確認無效。 實務要點:一方當事人出資購買和銷售貨物但不承擔轉售的交易風險,且在一定期限后收回本金并獲得固定的利息回報,符合借款合同特征。當事人與賣方、買方之間以簽訂購銷合同為名,進行企業間借貸,屬于《合同法》第52條第3項規定的“以合法形式掩蓋非法目的”情形,違反了有關金融法規的規定,案涉購銷合同應確認無效。 案例索引:最高人民法院(2011)民提字第227號“某物流公司與某商貿公司票據糾紛案”,見《企業之間以簽訂買賣合同為名,進行企業間借貸,應認定合同無效——河北中儲物流中心與河北金鯤商貿有限公司票據追索權糾紛案》(審判長王憲森,審判員殷媛,代理審判員張雪楳),載《最高人民法院商事審判指導案例•合同與借貸擔保卷(6)》(2012:401)。 9.名為委托理財實為企業間資金借貸,應認定為無效 ——以委托理財為表現形式的企業之間資金借貸,因違反國家金融管理法規,損害社會公共利益,依法應認定為無效。 標簽:借款合同⊙合同性質⊙證券⊙信托⊙保底條款 案情簡介:2000年,信托公司與證券公司、投資公司簽訂《資產委托管理協議》,約定:信托公司將5000萬元委托投資公司進行管理,1年期滿后投資公司支付投資本金及14.5%的年收益;證券公司履行監管責任,并對信托公司得不到保障的投資本金和收益承擔全額補償的義務。后投資公司法定代表人丁某被以操縱證券交易價格罪判處有期徒刑。2003年,信托公司訴請證券公司對投資公司不能返還的投資本息承擔連帶償還責任。 法院認為:《資產委托管理協議》約定信托公司委托投資公司對其5000萬元現金進行資產管理,到期后投資公司除應返還本金外,還應按年收益率14.5%的標準向信托公司支付利息725萬元,可見信托公司訂立該協議根本目的是為追求委托資產的本息固定回報。故這一資產委托管理關系是以委托理財為表現形式的企業間借貸,該借貸行為違反國家金融管理法規,損害社會公共利益,依法應認定無效。就委托監管關系而言,因證券公司的受托監管系基于信托公司和投資公司之間的資產委托管理業務而產生,在資產委托管理關系無效情況下,該委托監管關系亦應認定無效。由于信托公司資金是交由投資公司用于證券市場交易,而證券交易本身即面臨著多種不確定性的風險因素。信托公司作為機構投資者,應清醒地認識到證券交易過程的各種風險因素,具備風險防范意識。而本案中,信托公司將資金投向證券交易市場,希望通過投資公司給其帶來包賺不賠的固定收益,本身已違背證券投資的基本規律。根據生效刑事判決認定,投資公司非法從事操縱市場的行為失敗,是導致信托公司賬戶資產損失的主要原因,故信托公司損失,應由投資公司承擔賠償責任。 實務要點:以委托理財為表現形式的企業之間資金借貸,因違反國家金融管理法規,損害社會公共利益,依法應認定無效。 案例索引:最高人民法院(2010)民提字第143號“某投資公司與某證券公司等委托合同糾紛案”,見《無效合同的締約過錯與責任承擔——上海眾穎投資咨詢有限公司與海南燕園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中信證券股份有限公司上海滬閔路證券營業部、中信證券股份有限公司一般委托合同糾紛案》(審判長賈緯,代理審判員沙玲、周倫軍),載《最高人民法院商事審判指導案例•第五卷(上)》(2011:56)。 10.一方以保息分利方式獲取固定利潤的應認定為借款 ——一方提供資金但不參與共同經營,亦不承擔風險,并按比例收取利潤,應認定雙方關系名為合作開發,實為借款。 標簽:借款合同⊙合同性質⊙不良資產⊙法律關系⊙名為合作⊙保息分利 案情簡介:1992年,開發公司與銀行簽訂《房地產投資協議書》,約定雙方合作開發房地產項目,銀行以保息分利方式向開發公司投資。隨后雙方簽訂借款合同。1996年,因國家政策變化,開發公司與銀行就在建房產達成分割協議。2002年,銀行及受讓該不良債權的資產公司多次向開發公司送達1.2億余元貸款本息的催收函,開發公司均予簽收。 法院認為:從案涉《房地產投資協議書》內容看,該協議是雙方擬建立借款合同關系的約定,借款合同則是雙方根據前述投資協議約定所建立的具體借款法律關系,確立了雙方貸款人、借款人的法律地位,故本案雙方當事人實質為借款合同關系,符合當事人之間的真實意思表示。至于房產分割協議,從內容上看,系對雙方原合作意向中利潤分配等問題的處理,且未改變雙方所建立的借款合同關系。從全案事實看,收取貸款利息、取得部分房屋產權、低價購買房產等均屬于銀行發放貸款給開發公司開發房地產后獲得利益的方式。這些約定內容雖不具備借款合同關系的典型特征,但不應以此認定本案法律關系性質系合作投資關系。其后銀行和資產公司多次催收,開發公司均予確認,故開發公司應償付資產公司借款本息。 實務要點:一方提供資金,并不參與共同經營,亦不承擔風險責任,不論房地產開發項目盈虧,均以“保息分利”方式按期收回本金、利息并按比例收取利潤,應認定雙方關系名為合作開發,實為借款合同關系。 案例索引:最高人民法院判決“某資產公司與某開發公司借款合同糾紛案”,見《如何甄別房地產開發中的借款合同關系與合作投資關系——上訴人西安東光房地產綜合開發有限公司與被上訴人中國華融資產管理公司西安辦事處借款糾紛案》(李京平,最高院民二庭),載《商事審判指導•案例分析》(200903/19:159)。 11.假借投資托管名義進行違法資金拆借所簽合同無效 ——當事人簽訂委托投資、國債托管協議,符合資金借貸合同基本特征的,屬于以合法形式掩蓋非法目的,應為無效。 標簽:借款合同⊙合同性質⊙證券⊙實為拆借 案情簡介:2003年,科技公司與證券公司簽訂委托投資協議,約定前者將2億元委托后者進行國債投資。隨后雙方簽訂國債托管協議,約定證券公司按國債面值總額的4.34%支付“債券托管使用費”;補充協議約定該“債券托管使用費”由證券公司預先支付。2004年,科技公司以其證券賬戶內國債被質押為由,訴請證券公司返還2億元及賠償相關損失。 法院認為:案涉國債托管協議對雙方此前的委托投資協議進行了調整,其真實意思是科技公司以托管國債形式向證券公司提供2億元資金,期限一年,證券公司以支付“債券托管使用費”名義向科技公司支付使用該筆資金的對價。補充協議約定“債券托管使用費”由證券公司預先支付,并未改變國債托管協議確立的雙方權利義務關系的基本內容。從合同履行情況看,科技公司向證券公司提供了2億元資金,其提供該筆資金所期待的是固定比例的回報;證券公司接受了科技公司提供的2億元資金,該筆資金雖用于購買國債,且該國債亦進入了證券公司為科技公司開立的證券賬戶,但證券公司通過回購方式取得資金,且該方式并不違反科技公司的真實意思。一方提供資金、接受固定利息,另一方接受資金、支付固定利息,是資金借貸民事關系的基本特征。故科技公司與證券公司之間協議的性質,應認定為以委托投資為表現形式的資金拆借合同,依法應確認無效。 實務要點:企業法人與證券公司之間簽訂委托投資協議、國債托管協議,實質上是一方提供資金、接受固定利息,另一方接受資金、支付固定利息,符合企業間借貸民事關系的基本特征。故系列協議事實上是假借投資托管名義進行違法資金拆借,屬于以合法形式掩蓋非法目的,應認定無效。 案例索引:最高人民法院(2005)民二終字第116號“某投資公司與某證券公司等代理合同糾紛案”,見《假借投資托管的名義進行違法的資金拆借簽訂的合同無效——上海元盛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與航天科技財務有限責任公司、閩發證券有限責任公司、閩發證券有限責任公司上海永嘉路營業部證券代理合同糾紛案》(審判長張勇健,審判員王東敏,代理審判員殷媛),載《最高人民法院商事審判指導案例(4)•金融卷》(2011:41)。 12.名為資產委托管理實為非法借貸的合同效力的認定 ——不具有受托管理資產資質的一方接收委托人資金,以投資方式進行資產管理,構成對特許經營的金融業務的介入。 標簽:借款合同⊙合同性質⊙證券⊙準入資格⊙非法借貸 案情簡介:2002年,科技公司與物資公司簽訂《資產委托管理合同》,約定:科技公司將5000萬元委托物資公司管理;物資公司按年投資增值率18%向委托人支付收益;增值率低于18%的,由受托方補足。 法院認為:根據我國目前法律法規規定,金融業務開展僅限于銀行、信托、證券、保險等金融機構,且不同的金融業務尚須分業經營。各金融機構在領取行政主管部門頒發的經營許可證后方可合法地開展業務。物資公司不屬于金融機構,其經營范圍不包括金融類資產管理,不具有受托管理資產的資質,故其作為受托人接收委托人資金,并以投資方式進行資產委托管理,已構成對特許經營的金融業務的介入。因此,雙方約定一方提供資金,另一方承諾給予固定利息回報,名為委托理財,實質屬企業間非法借貸。根據最高人民法院1996年9月23日《關于對企業借貸合同借款方逾期不歸還借款的應如何處理問題的批復》關于“企業借貸合同違反有關金融法規,屬無效合同”,以及《合同法》第52條關于以合法形式掩蓋非法目的的合同無效的規定,上述合同應認定無效。同時,根據《合同法》第58條關于“合同無效或者被撤銷后,因該合同取得的財產,應當予以返還;不能返還或者沒有必要返還的,應當折價補償。有過錯的一方應當賠償對方因此所受到的損失,雙方都有過錯的,應當各自承擔相應的責任”的規定,物資公司應返還科技公司委托管理的資金本金及其占用期間的利息。 實務要點:不具有受托管理資產資質的一方接收委托人資金,以投資方式進行資產委托管理,并承諾給予固定利息回報,已構成對特許經營的金融業務的介入,名為委托理財,實質屬企業間借貸,依法應認定無效。 案例索引:最高人民法院(2005)民二終字第217號“某證券公司與某科技公司等委托理財合同糾紛案”,見《債務承擔的認定及責任承擔——泰陽證券有限責任公司與海南洋蒲華洋科技發展有限公司等單位資產管理委托合同糾紛上訴案》(張雪楳,最高院民二庭),載《民商事審判指導•案例分析》(200602/10:250)。 13.分期以產品償還貨款的合同不應認定為企業間借貸 ——當事人之間約定一方提供資金,另一方分期以產品償還貨款的,一般不應認定該類合同實質上為企業間借貸合同。 標簽:借款合同⊙合同性質⊙企業間借貸⊙補償貿易合同⊙高額利息 案情簡介:2000年,焦炭公司與實業公司簽訂補償貿易合同,由焦炭公司提供資金,實業公司以投產后生產的焦炭按優惠價分批償付,同時對實業公司接受焦炭公司承兌匯票如何補償也進行了約定。2003年,就焦炭公司支付的補償貿易款1億余元,雙方簽訂補充協議,約定由實業公司在2004年12月底還清。因實業公司未按期償還致訴。焦炭公司主張雙方之間的合同名為補償貿易,實為企業間借貸,應為無效。 法院認為:案涉合同宗旨部分載明了雙方進行交易的目的,即解決實業公司資金不足的同時,為焦炭公司建立長期穩定的貨源基地。為實現合同目的,雙方約定由焦炭公司提供資金,實業公司以投產后生產的焦炭分批償付焦炭公司。雙方在合同中并未約定實業公司以資金償還焦炭公司。合同中約定焦炭公司應享受的優惠,亦只是實業公司占用資金應支付的對價,不能認定為雙方約定的高額利息。故案涉協議不符合借款合同特征,不為國家法律、行政法規所禁止。至于雙方關于實業公司接受焦炭公司承兌匯票如何進行補償的約定,亦屬于雙方在履行合同中對付款、補償方式的具體安排,不能以此認定雙方簽訂的協議是借款合同。關于雙方補充協議中有關實業公司以資金償還焦炭公司的約定,是在事實上已不可能以焦炭進行補償的情況下,雙方商定的清結雙方債權債務關系的辦法,亦不能以此改變雙方補償貿易協議的性質。故本案合同應為有效。 實務要點:當事人之間約定一方提供資金,對方分期以產品償還貨款的,除非有證據證明雙方明確約定由該對方直接償還本金并支付高息,且符合借款合同特征,否則不應認定該類合同實質上系企業間借貸合同。 案例索引:最高人民法院(2005)民二終字第155號“某焦化公司與某供銷公司等合作合同糾紛案”,見《第三人代為清償——山西城財焦化集團有限公司、孝義市城財焦化集團有限公司訴山西省鄉鎮企業焦炭供銷有限責任公司合作合同糾紛案》(審判長付金聯,代理審判員李京平、苑多然),載《最高人民法院商事審判指導案例•合同卷(上)》(2011:395)。 14.假借保險合同約定固定賠付實施違法拆借應為無效 ——保險公司與客戶訂立保險合同約定,無論出險與否,期限屆滿后均返還保險費并獲得固定賠付的,應認定為無效。 標簽:借款合同⊙合同性質⊙非法拆借⊙假借保險合同⊙固定賠付 案情簡介:1996年,管道局與保險公司簽訂保險代理合同,約定前者支付后者保險費1.5億元,1年后無論是否出險均償還本金,同時約定保險公司以“先行賠付”名義給付管道局1300萬余元。此前,管道局通過多家金融機構委托貸款方式,由保險公司擔保已將共計7億余元款項交給曲某控制的海運公司及其關聯公司使用,海運公司已支付管道局高息1億余元,返還管道局貸款本金5億余元。1998年,管道局起訴保險公司要求返還保險儲金1.5億元及相應賠款、利息。 法院認為:管道局通過多家金融機構委托貸款,由保險公司提供擔;蛑苯雍炗喫^保險合同,將共計9億余元分多筆交給曲某控制的海運公司及其關聯公司使用。海運公司已支付管道局高額利息1億余元,返還管道局貸款本金5億余元,尚欠本金3億余元,本案審理的1.5億元是其中兩筆融資。因此,本案系保險公司以提供擔保方式或以保險費名義直接收取資金交給海運公司下屬公司使用的方式,幫助管道局與海運公司之間形成違法資金拆借關系,故本案當事人間行為亦應納入上述關系中予以整體分析和認定。管道局與海運公司、保險公司行為性質,是以保險單為表現形式的出資人,通過非銀行金融機構將資金交與用資人的非法融資關系,屬無效民事行為。管道局利用保險公司的保險機構身份,一方面為獲取高額利差,另一方面又要規避自己風險,明知海運公司使用巨額資金到期未償還,風險極為明顯情況下,仍將本案巨額資金通過保險機構交給海運公司使用,主觀上具有明顯過錯。對本案民事行為無效和不能收回的資金損失,管道局應自行承擔相應過錯責任。保險公司作為專業保險機構,明知固定賠付和定期返還保險儲金等內容不符合保險法律規定,仍故意假借保險合同之名幫助管道局與海運公司及其下屬公司實施違法拆借資金行為,其對本案無效民事行為的法律后果亦應承擔相應過錯責任。本案管道局未對用資人海運公司及其下屬公司提出訴訟請求,且海運公司目前實際亦無償還能力,根據《民法通則》相關規定,管道局應自行承擔海運公司及其下屬公司不能償還本案非法融資本金損失60%責任。保險公司對海運公司及其下屬公司所欠管道局的本金部分承擔40%賠償責任。海運公司及其下屬公司通過保險公司已向管道局返回的1300萬元高額利差,應折抵本金。 實務要點:保險公司與客戶訂立保險合同約定,無論出險與否,期限屆滿后均返還保險儲金并獲得固定賠付的,該約定違反了未出險不得發生賠付的法律規定。此類保險單不具備保險法律關系的性質和特征,應認定無效,保險公司應承擔相應的過錯賠償責任。 案例索引:最高人民法院(2004)民二終字第20號“某保險公司與某管道公司等保險合同糾紛案”,見《假借保險合同實施違法拆借的行為無效——中國石油天然氣管道局與中國太平洋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大連分公司、中國太平洋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大連市甘井子支公司、中國太平洋保險(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保險合同糾紛案》(審判長周帆,代理審判員賈緯、沙玲),載《最高人民法院商事審判指導案例(4)•金融卷》(2011:297)。 15.主承銷商預先墊付發行人募集股款與資金拆借不同 ——主承銷商提前墊付投資人認購證券的部分股款給發行人,與企業之間單純拆借資金有著本質不同,應認定為合法。 標簽:借款合同⊙合同性質⊙證券⊙證券發行⊙拆借合同⊙預墊股款 案情簡介:1997年,證券公司與儀器公司簽訂《預付股款協議書》,約定證券公司作為儀器公司股票發行主承銷商,同意預付2800萬元股票款。后因未獲省政府額度批準,該證券不能發行。1998年,儀器公司、儀器集團與證券公司簽訂《補充協議》、《擔保合同》,約定儀器集團為儀器公司返還上述預付款承擔連帶責任。2001年,各方簽訂《會議紀要》,約定儀器集團將其持有儀器公司的股權在評估作價后轉讓給證券公司。在證券公司訴請償還債務時,儀器公司稱《預付股款協議書》屬企業間資金拆借應為無效。 法院認為:本案《預付股款協議》是儀器公司和證券公司為使證券發行和上市更為順利而訂立,所約定的內容是發行人儀器公司在預設證券發行獲得成功的前提下,向主承銷商證券公司提前支取投資人認購證券的部分股款。協議雙方商定由主承銷商先墊付給發行人認購股款,證券發行成功后主承銷商再從本應是發行人的股款中扣收。該預付股款的行為,本質上是發行人預先使用自己的募集資金,與企業間單純拆借資金有著本質不同,法律、行政法規未對基于證券承銷關系產生的預付股款行為作出禁止性規定,且本案預付股款協議內容是當事人之間的真實意思表示,故應認定為合法、有效。儀器公司最終未能獲得省政府的額度批準,不能實現證券發行的目標,非當事人主觀意志所能控制,至少非證券公司原因所致,故儀器公司、儀器集團在確定主承銷商和預付股款協議失去繼續履行的基礎后,與證券公司協商簽訂的《補充協議》、《擔保合同》及《會議紀要》,應認定為確定主承銷商和預付股款協議約定的法律關系而實施的行為,該行為皆應認定為合法有效的民事法律行為。 實務要點:主承銷商提前墊付投資人認購證券的部分股款給發行人,并約定證券發行成功后承銷商再從本應是發行人的股款中扣收,該預付股款的行為本質是發行人預先使用自己的募集資金,與企業間單純拆借資金有著本質的不同,不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禁止性規定,應認定為合法、有效。 案例索引:最高人民法院(2003)民二終字第124號“某證券公司與某儀器公司等承銷協議糾紛案”,見《國信證券有限責任公司與西儀股份有限公司、西儀集團有限責任公司證券承銷協議糾紛上訴案》(審判長周帆,代理審判員賈緯、沙玲),載《民商事審判指導•裁判文書選登》(200401/5:254)。 16.借款合同僅系形式,實質并非企業間資金拆借情形 ——隱名股東與顯名股東通過簽訂借款合同,以借款支付股份認購款,因合同實質并非企業間借貸,故不應認定無效。 標簽:借款合同⊙合同性質⊙股權轉讓⊙證券⊙資金拆借 案情簡介:1999年,證券公司增資擴股期間,瓷業公司欲投資5000萬元認購股權,因其凈資產條件不符合認購條件,故瓷業公司聯系實業公司,以實業公司名義認購。為完成認購款支付,瓷業公司與實業公司簽訂借款合同。隨后,瓷業公司以投資款名義將5000萬元匯入實業公司賬戶。2000年,瓷業公司與實業公司簽訂股權轉讓合同,約定股權轉讓費與前述實業公司欠瓷業公司的借款抵銷,隨后辦理了股權變更的工商變更登記。2002年,瓷業公司以股權轉讓未報經中國證監會批準造成股權變更不規范為由,起訴證券公司和實業公司,要求確認其股權。 法院認為:現行法律、行政法規并未規定證券公司股東之間的股權轉讓協議應辦理批準、登記手續才能生效,故本案《股權轉讓協議》已依法成立并生效。盡管瓷業公司所認購股權的款項系通過向實業公司的借款合同形式支付,即實業公司與瓷業公司以借款合同形式支付其應購股權的款項存在不妥之處,但雙方簽訂借款合同實質并非企業間相互借貸,該行為的真實意思系瓷業公司以實業公司名義認購證券公司股份并以借款合同形式完成款項支付。股份轉讓后經變更登記,表明已以工商登記形式被公示并具有公信力,即使工商登記資料或程序存在某些瑕疵,對于善意受讓方的權利亦應給予保護。證券公司根據工商登記而變更股東名冊并簽發出資證明,派發股東紅利,充分表明瓷業公司在法律上和事實上皆已成為證券公司的股東。 實務要點:隱名股東與顯名股東以借款合同形式支付股份認購款盡管存在不妥之處,但雙方簽訂借款合同實質并非企業間相互借貸,在股權轉讓協議有效的情況下,不宜認定借款合同系企業間資金拆借而無效。 案例索引:最高人民法院(2002)民二終字第112號“某實業公司與某瓷業公司等股權確認糾紛案”,見《上海成浦企業(集團)有限公司與湖南國光瓷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湘財證券有限責任公司股權確認糾紛上訴案》(審判長葉小青,代理審判員陳明焰、王闖),載《民商審判指導與參考•裁判文書選登》(200301/3:467)。
上一篇:民事訴訟時效規定的67條完美總結(2014年版)
下一篇:最高法院關于合同糾紛中如何認定管轄法院的十一條規則
0



 


Copyright © 2017 http://www.355650.buzz/ All Rights Reserved. 湖北誠業律師事務所 版權所有 鄂ICP備13011265號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發展大道16號金德瑞國際酒店18樓 電話:0717-6760619/6760492 傳真:0717-6760619
本所監督電話:0717-6760492 宜昌市律協監督電話:0717-6749733 技術支持:藍光網絡*三峽熱線
腾讯手机网游哪个赚